名医大讲堂
衢州的医护人员真不错

那些年,他们在非洲守卫生命——衢州医生的援非记忆

http://health.qz828.com   2016-08-23 09:42   衢州健康 字号:T|T

  记者 腊莎 通讯员 姚有睿 王潘红 张晓敏

  2013年7月,我国第23批援马里医疗队踏上非洲马里的土地,开始了为期2年的援非之旅。队伍里,有着几位衢州医生的身影,虽然他们来自不同的医院、不同的科室,是不同领域的专家,但他们却有着同一颗援非的心。他们远离故土万里之遥,把大爱带到非洲,凭借高尚的医德和精湛的医术,被受援国人民称作“健康守护神”。

  时光荏苒,如今第23批援非医疗队回国已有一年,这些衢籍医生有何援非记忆?记者采访了其中的三位医生,来听听他们当年在遥远的非洲行医的故事。

  衢州市妇幼保健院医生方玉: “这是一场奔赴疫区的战斗”

  方玉医生(左二)与马里医生工作照

  市妇保院生殖中心的医生方玉,乍眼看去是一个柔弱的“软妹子”,但她的小身躯内藏着大能量。在招募第23批援助非洲马里的医疗队成员时,她成功入选,不久后便踏上了援非之旅。

  “虽然援非结束一年了,但现在回想起这段经历还是记忆犹新。”2013年7月,方玉刚到达非洲马里首都巴马科,还未来得及适应当地恶劣的生活环境,次年9月埃博拉病毒在马里爆发的消息就传了开来,这让援非医疗队里的每一位医务人员都人心惶惶。

  方玉回忆,埃博拉时期,当地诊所的医生已被确认因感染埃博拉病毒死亡,而此前马里医院的医生也与该诊所有接触,这就存在了感染埃博拉病毒的风险。而马里有着病人死亡要被抚摸身体的告别仪式,这也增加了感染埃博拉病毒的风险。

  “妇科检查与病人的接触不可避免,有一阵子我们都穿着防护服给病人看病,感觉像是套了一层保鲜膜在身上,每天的衣服都是全湿透的状态。”方玉说,这样紧张的时期持续了近3周,她切实感受到了对抗埃博拉病毒是一场不折不扣的战斗。

  除了埃博拉,每一位援非医生还要面临着疟疾、艾滋病等的挑战。

  “在国内,疟疾是威胁生命的传染性疾病,而在非洲,疟疾就像是感冒一样平常,每一位医生都会治。HIV携带者在当地也很常见,而给HIV携带者做手术,也仅有防护镜+两双手套的防护措施。”方玉坦言,由于当地医疗设施差、病情重,援非医生通常要面临一些国内很少遇到的问题,只能想办法因地制宜地解决。比如,有些术后患者由于条件差,营养跟不上,方玉会为她们送去一些食堂里的粥和汤,让她们尽早康复。

  在马里的两年,方玉凭借自己扎实的医学临床技术,收获了满满的成就感:患有多囊卵巢的年轻女士结婚多年未孕,在方玉的治疗和帮助下,不少不孕不育患者如愿怀上了宝宝;本地医生不会做微创手术,在方玉的带教下,多位马里医生掌握了腹腔镜下一些简单的手术……这些,也都是方玉在援非“战斗”中的日常。

  衢化医院医生沈迎雁:“这是一场对身心的洗礼”

  沈迎雁术前与非洲孩子合影

  麻醉医生沈迎雁从业已有24年,有着丰富的麻醉经验,见过大大小小的手术场面。但至今做过的一例“世界之最”的手术却是在非洲马里。

  回忆起援非的那两年,沈迎雁说,那是“长见识”的两年,头部巨大肿瘤、先天畸形儿、因误食食道闭锁的儿童……这些都是在国内鲜有的疾病,而在非洲,却是常态。

  “因为贫穷,非洲的家庭都没有桌子,一些危险的东西放在地上,小孩触手可及,因误食有害物质,食道受伤的孩子比比皆是,严重的就只能活生生饿死,见惯了生死的我们都觉得无比心痛。”沈迎雁告诉记者,不光如此,在缺医少药的环境下,当地百姓看一次病非常不容易,先得存够治病的钱,然后带着被褥、锅子到医院里排队,要等上几天是未知数,困了就在医院的院子里睡,饿了就支起锅子煮一点吃的。

  令沈迎雁印象最深的一次手术,要数去马里西加索义诊的那次。一位患有卵巢囊肿的妇女,千里迢迢从马里边境坐了整整一个礼拜的车,来找中国医疗队,希望得到救治。沈迎雁见到这位患者时吓了一跳,她的肚子比足月的孕妇还要大两圈,无法平躺,连手术都只能坐着完成。加上患有心脏病、营养不良等基础疾病,不管是麻醉还是手术的风险都很大。“这场手术由4位麻醉师齐心协力完成,光从肿瘤里抽出来的水就有40升,是我们见过最大的卵巢囊肿。”沈迎雁回忆。

  援非期间,沈迎雁还养成了随时备一桶水的习惯。因为在马里,随时都可能停水,几乎每天都要停电。无论是医疗条件还是日常生活,马里的一切都与国内有着天壤之别,这是沈迎雁前所未有的体验。

  “援非是个苦差事,但援非任务在非洲的影响很大,长久以来当地的老百姓对中国医疗队非常认可。虽然援非任务艰巨,但自己的内心感到荣幸,现在回忆起来仍是一段独特的经历。”沈迎雁说。

  衢州市中医医院医生杨斌:“这是一场跨越国界的救助”

  马里卫生部部长接见杨斌(中)并为他授勋

  同样作为医院的骨干人才,市中医医院针灸推拿科的杨斌医生到达马里后,传承着针灸推拿的中医特色,令中国中医文化在非洲绽放。

  除了坐日常门诊外,杨斌还负责政府人员的保健推拿工作。“中国从1964年开始援非工作,中医也一直在医疗队中,多年下来,马里人已对中国的针灸推拿相当熟悉。”杨斌坦言。

  马里百姓靠农业为生,经常要下地干活,所以病种集中在腰腿疼痛。虽然不收取任何治疗费,但马里百姓常常连10元的挂号费都负担不起,这也让许多中风的患者错过治疗期。碰到这类患者,杨斌总是心生惋惜,如果不是那么贫困,那这些病人的情况会完全不同。

  马里的总理也是针灸推拿的“粉丝”。此前,马里总理的腰椎间盘突出久治不愈,在法国多次进行西医治疗都不见好。回到马里后,杨斌医生连续10天前往总理府为他推拿治疗,总理很快康复,对中国医疗队大为赞赏,还亲自写了一封感谢信到中国大使馆感谢中国医疗队。杨斌医生也被评为中国驻马里大使馆先进工作者。医疗无国界,衢籍医生们就是以这样一种博大无私的爱,诠释着人道主义的深刻内涵,用辛勤的工作、精湛的技术和热情的服务,在中非之间架起了一座友谊的桥梁。

(稿源: 衢州日报 编辑: 吾献红 )
打印
家长如何识别真假“手足口病”

健康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