衢州有位医生吃住都在卫生室,手机24小时开机,白天黑夜随叫随到

来源:衢州日报 2018-08-28 09:02

衢报传媒集团记者 腊莎 通讯员 郭华 童慧芬

柯城区石梁镇双溪村,四面都是大山,几年前并村后有1700多人,其中大多都是留守老人。偏远的双溪村距离石梁镇中心卫生院有30多公里,不通车,要出来或者进去都得靠走,这不免让人担忧起山里老人的健康问题。

然而,山里老人的健康管理并未因为住得远而被耽搁,他们都知道,双溪村山脚下的村卫生室里有一位医生,他吃、住都在卫生室里,手机24小时开机,无论有什么病痛,只要给他打电话,就随叫随到。这位医师就是赖荣福,村民们都亲切地喊他“荣福”医生。

40多年来,赖荣福坚守山村细心守护村民的健康。

“赤脚医生”的转型

赖荣福今年65岁,石梁镇大源山人,家里没有人行医,但他却和医生这个职业颇有渊源。1970年,赖荣福16岁,村里需要一名赤脚医生,做事踏实肯干的小伙子赖荣福自然成了候选人。

赖荣福记得,当时就在现在的村卫生室附近这个位置,是市人民医院的医生过来给他们培训的,学习一些医疗知识,有识别中草药、针灸、按摩、打针,还经常和老师上山挖草药。“我还记得当时挂号费3分钱,钱很少很少,完全是为人民服务。”赖荣福回忆。

1973年,赖荣福离开村子,去当了兵,因为做过3年赤脚医生的经验,他成为了一名军医,负责麻醉。“76年参加唐山抗震救灾时真是印象深刻,在废墟里救了一个孩子,这个孩子只有上半身了,嘴里喊着‘叔叔救救我’,心里真不是滋味。”赖荣福正说着,妻子程月仙也忍不住感叹道:“他当军医的时候可救了不少人呢,后来他们又去打山洞、修隧道,外伤的患者一大堆,手术的时候,一站就是一整天。”

军医一当就是7年,1980年,赖荣福退伍回家,还没想好要做什么,村民就纷纷找上门来让他看病。“我有这个特长,丢掉不做也不行,大家上门来找你看病,自然是要给他们看的。”赖荣福索性在家里开了小诊所,他说当时的想法真的就是为人民服务,方便村民看病,没想过赚钱,也确实赚不着钱。面对很多困难村民,赖荣福总说“免了,免了”,自掏腰包为他们看病。

山乡百姓的健康守门人

乡村医生的水平自然是不能和如今经过正规院校学习过的医学生相比,但当时的赖荣福凭着自己的好学和经验,算得上是当时村医里的佼佼者,因为他的准确诊断,及时挽救过许多村民的性命。

今年40岁的村民刘女士就告诉记者,她的命就是赖荣福救的。当刘女士还是一个小女孩时,一次在山里摘野果子,结果后半夜肚子疼,呕吐不止。家人迅速带她敲开了赖荣福诊所的门。

经诊断,赖荣福迅速判断这是农药中毒,可家人怎么也想不起孩子接触过农药。赖荣福觉得必须马上到镇上的医院就诊才行,决不能再拖延时间了。不顾患儿家人的犹豫,赖荣福立刻把患儿送医,果然,患儿是因为把杀虫药水涂到了头上才中了毒。

还有一次是镇上的一位农夫,莫名其妙也出现了农药中毒的现象,可他本人根本没有接触过农药的印象。赖荣福诊断后,立即拨打了120,他觉得中毒症状已经相当明显和严重,立即叫了市人民医院的救护车过来,这才及时救了农夫的一命。

“当时的医生说,再晚一点,中毒就深了,恐怕就没办法救了。后来才知道,他是因为打赤膊去买农药,农药从皮肤里吸收进去才中的毒。”多年过去,赖荣福想起这些病例时仍历历在目。

一辈子的坚守

现在的石梁镇双溪村社区卫生服务站,是石梁镇中心卫生院2013年建立的一体化村卫生室。从那时起,赖荣福赤脚医生的身份就转变为一名正式的乡村医师,他关了自己家的小诊所,住到了村卫生室里。为方便山里村民就医,他一个人守着村卫生室,一天也没有休息过。

一体化村卫生室里,药房、留观室、全科门诊、输液室一应俱全,这也意味着,赖荣福要身兼多职,一个人做所有事。除了每天看20多个门诊外,上门随访、健康管理是乡村医生赖荣福的主要职责。

多年来的坚守也让赖荣福掌握了村民们的就诊规律,“一般来说,早上5点,村民们出门干活前如果有不舒服的会来看一看,还有就是晚饭后,也会有一个相对忙的时候,所以我还是住在这里比较方便,省得大家找不到我。”赖荣福说,下午一般不那么忙,他就会利用这段时间上门随访。

然而在双溪村,上门随访绝非易事。虽然合并后的村子人口不算多,但13个自然村距离拉得很远,大多数村子都没有公交车,只能靠走。多年来,赖荣福也掌握了一些上门随访的经验。“上山随访除了要带移动随访包,还必须要另外带3样东西,水、食物、毛巾。”赖荣福说,随访一去就是大半天,是很耗体力的,渴了饿了都要及时补充能量,毛巾拿来擦汗。村民们常常看到他推着自行车上山,晚上拿着手电筒下山。

像双溪村这样的一体化卫生室石梁镇有7个,赖荣福在乡村医师里年纪最大,但每年考核绩效却是最好的。无论是下乡随访、体检、医疗质量还是满意度调查,赖荣福的好评率都是百分百。“金杯银杯不如老百姓的口碑,赖医生的好口碑是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换来的。”石梁镇中心卫生院医生童慧芬曾和赖荣福在一个家庭医师团队中,一起上门随访、签约。童慧芬说,赖荣福熟知每一位村民,老人们见到他也很亲切地喊他“荣福”,每次都很热情地拿菜、煮面,把赖荣福当做家人。

“有一次我们组织体检,因为要空腹抽血、测血糖,赖医师怕山里的老人饿肚子,就和妻子一起在卫生室里准备了很多早饭,让每一位体检完的老人吃好早饭再回家。”童慧芬说,赖荣福对山里的留守老人和残疾人更是照顾有加,牵着他们的手,把他们带到镇上体检,走了还给他们买一些糕点。

“儿女常劝他不要做了,但他舍不得,他总说山里百姓跑出来看个病太不方便了,他现在还跑得动,就多帮帮。”程月仙十分理解丈夫,她算了算,今年是赖荣福从医第49个年头了,当了大半辈子的医生,哪是停得下来的。

“都是平平常常,应该做的事情,老百姓花钱少、病看好,我们也就放心了。”在大山里坚守了大半辈子,赖荣福觉得自己很幸福。

[责任编辑:阮胜]